临沂日照青岛拆违各有特色 设攻坚日专啃硬骨头

我要评论 来源:齐鲁晚报 2017-06-25 浏览次数:

  近日,山东省治违办邀请省级多家媒体到临沂、日照、青岛三市,进行第二次全省治理违建集中采访。3个城市的拆违各有特色。其中,临沂把每月20日列为全市拆违攻坚日,日照坚持“党员带头拆”,青岛则研发违建监控系统对违建进行动态监察。

  临沂

  重点难点违法建设

  进行集中拆除

  据悉,临沂市全市共排查存量违法建设10416起,总面积为680万余平方米。截至目前,临沂市已拆除各类违法建设4373起,面积为179万平方米,完成了总量的26%。为了更好地展开拆违工作,临沂市将每个月的20日作为“城市违法建设集中攻坚日”。

  “从群众最关注的地方入手,对重点难点违法建设进行集中拆除,把最难啃的骨头啃下来,目的就是对违法建设起到拆除一批、震慑一批的效果,把违法建设的嚣张气焰打击下去。”临沂市委副书记张宏伟称。

  20日,由临沂市领导分别带队的15支巡查队伍奔赴各个违建拆除点。记者跟随临沂市委副书记张宏伟带队的巡查组来到临沂大学城。临沂大学东门有一排房子,因为房屋屋顶为红色,又称为大学城红房子,主要经营小吃生意。

  “存在有十多年了,属于自发形成的小吃街,最多时有80家经营业户。”现场工作人员称,此处违建占地2587.8平米,没有正规的审批手续。

  “大学生对这里很有感情,有不少还来吃最后一顿饭,我们发现这个苗头后,安排人及时靠上,及时疏导,因为这里存在三大隐患,必须拆除。当然拆违并不是一拆了之,这里的80多家商户都得到了妥善安置。”临沂市兰山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顾宝忠说。

  在罗庄区,滨河西路与金九路交会处观天下营销中心侵占公共用地,违建面积达1800平方米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工作人员正在用大型机械对违章建筑进行拆除,洒水车也同时开展降尘作业。

  “因多次要求违建业户自行整改,但都不到位,罗庄区多次研究拆除方案,决定利用6月20日集中攻坚这块‘硬骨头’。”临沂市城管科科长宋大伟说,拆除后,要在原址上建设园林绿化,规划休闲广场,给周边群众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。

  在费县董公庙,2016年拆迁之后,500户居民没有租房住,而是回到了自家的果园盖起临时住房和拆违队伍打起了游击。“为此,费县综合执法局发动了村居社区,进行排查举报,并且派人24小时巡逻,半年下来已经拆除400多户村民的违章建筑。”费县综合执法局法制科科长董浩说。

(责编:郑浦丽、胡洪林)

  近日,山东省治违办邀请省级多家媒体到临沂、日照、青岛三市,进行第二次全省治理违建集中采访。3个城市的拆违各有特色。其中,临沂把每月20日列为全市拆违攻坚日,日照坚持“党员带头拆”,青岛则研发违建监控系统对违建进行动态监察。

  临沂

  重点难点违法建设

  进行集中拆除

  据悉,临沂市全市共排查存量违法建设10416起,总面积为680万余平方米。截至目前,临沂市已拆除各类违法建设4373起,面积为179万平方米,完成了总量的26%。为了更好地展开拆违工作,临沂市将每个月的20日作为“城市违法建设集中攻坚日”。

  “从群众最关注的地方入手,对重点难点违法建设进行集中拆除,把最难啃的骨头啃下来,目的就是对违法建设起到拆除一批、震慑一批的效果,把违法建设的嚣张气焰打击下去。”临沂市委副书记张宏伟称。

  20日,由临沂市领导分别带队的15支巡查队伍奔赴各个违建拆除点。记者跟随临沂市委副书记张宏伟带队的巡查组来到临沂大学城。临沂大学东门有一排房子,因为房屋屋顶为红色,又称为大学城红房子,主要经营小吃生意。

  “存在有十多年了,属于自发形成的小吃街,最多时有80家经营业户。”现场工作人员称,此处违建占地2587.8平米,没有正规的审批手续。

  “大学生对这里很有感情,有不少还来吃最后一顿饭,我们发现这个苗头后,安排人及时靠上,及时疏导,因为这里存在三大隐患,必须拆除。当然拆违并不是一拆了之,这里的80多家商户都得到了妥善安置。”临沂市兰山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顾宝忠说。

  在罗庄区,滨河西路与金九路交会处观天下营销中心侵占公共用地,违建面积达1800平方米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工作人员正在用大型机械对违章建筑进行拆除,洒水车也同时开展降尘作业。

  “因多次要求违建业户自行整改,但都不到位,罗庄区多次研究拆除方案,决定利用6月20日集中攻坚这块‘硬骨头’。”临沂市城管科科长宋大伟说,拆除后,要在原址上建设园林绿化,规划休闲广场,给周边群众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。

  在费县董公庙,2016年拆迁之后,500户居民没有租房住,而是回到了自家的果园盖起临时住房和拆违队伍打起了游击。“为此,费县综合执法局发动了村居社区,进行排查举报,并且派人24小时巡逻,半年下来已经拆除400多户村民的违章建筑。”费县综合执法局法制科科长董浩说。

(责编:郑浦丽、胡洪林)
分享到: